Allbet > 玄幻小说 > 美食大暴走 > 第三十一章 大佬来了。
    ,    走廊上的阴风刮得更猛了,那看不见的黑暗中,似有一双双深邃的眼睛凝望自己。

    卫生间的隔板剧烈摇晃,水珠滴落的频率逐渐加快。

    心脏好像受到了牵引,咚咚作响。

    陈冲握着针管,嘴唇狠狠哆嗦了一下。主要是突然出现的白衣女鬼透着很强的怨气,稍微看上一眼就,就会产生心惊肉跳的感觉。

    恐惧悄然弥漫!

    女鬼缓缓抬头,垂落的长发往两侧分开,露出一张毫无血色,死气沉沉的脸颊。除此之外,它的眼睛和嘴唇都是白的,就像涂了一层白蜡一样。看着油亮,却不反光。这是人死之后才会呈现的状态!

    陈冲看得头皮发麻,尤其眼角注意到女鬼的双手时,头皮更紧了。因为女鬼的手指也比常人多了几根肉指,看其位置,与死婴完全一样。

    显然,女鬼应该是死婴的另一种形态,一种自然降生,自然成长的形态!

    背心的凉气还在继续,掌心的冷汗已经凝成几滴硕大的汗珠汇聚在指尖,随时可能落下。

    陈冲牙齿咬得很紧,之前好不容提起的自信正慢慢消失,他已经无法确定这个状态下的女鬼是否还会畏惧针管。

    滋滋..

    手电筒的光束始终闪烁不停,将女鬼照得时隐时现,仿佛是在帮助后者营造恐怖气氛一样。

    滴答..

    汗珠掉地,发出脆响,陈冲稍稍走神,便感觉一股极致的寒意袭来。他慌忙之下定睛一看,顿时被吓得面色发白。

    之间女鬼如同瞬移一般,直接出现在身前不足半米的位置。它仰着头,一双白色的眼睛不含丝毫情感。

    陈冲还没来得及做出思考,握着针管的左手就已经下意识朝着女鬼砸了过去。

    这完全是一种本能,一种面对危机时的自然反应。

    砰。

    一拳将女鬼的脑袋砸歪后,陈冲不由自主的滚动喉结,缩着脖子,那模样,就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有些惶恐,有些无助!

    可明明..是他先动的手啊?

    女鬼似乎也没想到陈冲的胆子居然这么妖娆,那近乎转了一百八十度的脑袋上,竟是浮现一抹茫然之色。

    “不管了,如今钥匙到手,只要打开一楼的大门,任务就算完成!”

    趁此机会,陈冲赶紧对着女鬼的腹部补了一脚,将后者踹倒之后,还不忘顺手关门,然后,才发了疯的朝楼道口跑去。

    咚咚咚..

    沉重的步伐踩在木质地面上发出如同战鼓般的声音,震得陈冲血脉膨胀,热血上头。

    什么滴水声..什么摩擦声..什么黑暗..什么恐惧..此刻统统被脚步声淹没,完全感觉不到。

    啊..

    一声锐利的尖叫从身后传来,不用看也知道是由女鬼所发出,可令陈冲汗颜的是,在他听来,这道声音分明充满了极致愤怒..

    “自己好像把它激怒了..嗯..把一个鬼激怒了..”

    一念至此,他的速度更快了,眼看就要跑到楼道口的时候,两侧墙壁却突然裂开密细小的缝隙,如同人体脉络,密密麻麻一片。紧接着,缝隙里钻出发丝,一缕接着一缕,无穷无尽,就像流水一样,眨眼充斥了整个走廊。

    陈冲踢向最近的头发,脚踝与其接触时,能感觉到一股很强的阻力,仿佛这不是头发,而是一双双由头发凝结的手。

    “玩大了玩大了。”

    陈冲心中苦笑的同时,双手双脚也没闲着,一边扯断缠在身上的发丝,一边朝着楼下跑去。若是没记错的话,一楼大门就在楼道口旁边。

    咚。

    从楼道口高高跃起,身体落在二楼与一楼的楼梯转角。这是争分多秒的时候,寻常的台阶数量在他眼中全部化成了‘一’,尽管这样做很容易崴到脚。

    “哎哟卧槽..”

    疼痛感充斥陈冲的神经,他怎么也都想不通,明明小时候没少做这种傻事,可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就把脚崴了呢?

    没有时间懊恼,随意甩了甩脚踝,继续往楼下冲。

    手电筒的光束已经照到了那个被铁链拴住的大门,有些暗,他虚眯着眼睛看了很久,才确定一件可怕的事实,那就是大门上面全是头发!连锁头都被覆盖了!

    心沉到了谷底,头顶像被一盆冷水淋下,神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他绝不相信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还能拿出钥匙安安稳稳的开锁!

    怎么办?已经无解了吗?

    忽然间,一道灵光乍现,脑海联想到了那只黑猫!这家伙..可是能震慑鬼怪的存在啊!

    陈冲从来都不是优柔寡断之辈,既然有了注意,便立刻冲下楼梯,朝着一楼走廊深处跑去。

    之前黑猫抓伤自己后,便消失在那个方向。

    身后的发丝越来越多了,地面、墙壁、天花板,到处都是,它们摩挲着,发出如蛇游走般的碎声。

    噗通..

    昏暗中,陈冲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整个人重心偏移,结结实实摔倒在地,而手中的电筒没有抓稳,落在远处地面,咕噜噜的滚动着。

    “糟了。”

    心里咯噔一跳,翻身一看,那只白衣女鬼就贴在上方的天花板,满头的发丝就像海草一样,微微漂动。

    几缕冰凉的发丝趁机绕上脚踝,还未等陈冲做出反应,更多的发丝一拥而上,眨眼将双腿裹住。

    女鬼落了下,身体与他保持水平,慢慢贴近,到最后完全是面对面,鼻尖贴着鼻尖。

    陈冲浑身汗毛倒立,就在女鬼张开双手的瞬间,他猛的抬起左手,将最后一支针管刺进了女鬼的脑袋。

    尽管女鬼对针管没有太多的畏惧,可这东西毕竟是曾今至它死亡的凶器,不可能一点作用都没有。

    啊..

    果然,女鬼发出惨叫,双手抱着脑袋面容扭曲,而走廊里面的头发丝也受此影响,胡乱舞动着。

    趁此机会,陈冲赶紧与女鬼拉开距离,朝着手电筒的方向跑去。然而,他才迈出两步,脖子就被一股发丝缠住,越勒越紧,窒息感充斥全身。

    喵..

    危急时刻,低沉的猫叫响起,紧接着,那只消失的黑猫一步步穿越手电筒的光束而来。

    它双目发凉,浑身毛发倒立,显然进入了攻击状态!

    (未完待续..)申博太阳城是申博sunbet公司在亚太地区官方的直营平台。全年7X24小时不间断的优质服务,让申博太阳城代理、会员尊享贵宾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