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be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剑仙 > 第四七九章 第三晚,主动出击!
    ,    看影千摆弄钢针,水月真人眼神一凛,立刻说道:“不可!”

    影千笑道:“如何?”

    水月皱眉道:“这里距离客栈不远,不要轻易展露真气,小心打草惊蛇。”

    影千道:“我这是机关,不是术法,放心。暗杀我是专业的,还是那句话,我若想屏蔽气息,哪怕就站在别人身后他也发现不了我。”

    对这种青头水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看看影牙等人,低声道:“……咱们先退出去吧。”

    众人再次隐入黑暗,转眼间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灵珠客栈内,刚要进门的丁柒柒忽然迟疑一下,停在了房门口。

    花独秀一愣,回头道:“怎么了柒柒?”

    丁柒柒疑惑道:“刚才我好想察觉到一丝无极真气波动,但立刻又没有了,难道是我感知错了?”

    花独秀转过身来,压低声音问:“那现在,咱们周围有什么人的真气蛛网吗?”

    丁柒柒说:“只有我的。”

    花独秀想了想,说:“你应该没有感知错,很可能那些人已经到了。既然他们藏头缩尾,咱们就等他们会儿。走,先补个觉,子时一到准时出去揍他们。”

    丁柒柒圆滚滚的大眼睛满是机灵,狠狠点头道:“嗯!”

    二人闲聊几句,合衣上床,手拉着手缓缓睡去。

    一轮圆月高悬空中,淡淡的黑云缓缓飘动,从地面抬头看,这云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轻轻推动一样。

    再往下的空间,清凉的夜风不紧不慢的吹起,地上枯黄的树叶打着滚朝巷子各个角落跑去。

    子时了。

    时辰一到,远处传来悠扬而又低沉的梆子声。

    那是打更人在报时。

    虽然打更人距离灵珠客栈这边极远,打梆的声音也并不大声,但花独秀和丁柒柒却在声响的同时睁开了眼睛。

    昏暗的客房里依旧温暖如春,壁炉那里还没燃尽的干柴散发着金黄的光芒。

    花独秀握了握丁柒柒的小手,轻声说:“醒了吗?”

    丁柒柒也捏了捏花独秀的黑油手,说:“醒啦。”

    花独秀问:“你的真气蛛网还在不在,敌人露面了没?有什么发现吗?”

    丁柒柒摇摇头:“没什么发现,他们倒是沉得住气。”

    花独秀从床上坐起身子,穿上棉衣道:“你最后发觉到那一闪而逝的气息,是在哪个方向?”

    丁柒柒说:“西北。”

    花独秀皱眉:“又是西北……屏住气息,走,咱俩偷袭他们去!”

    二人穿好外衣,轻轻打开窗子翻出客房,轻盈的跳出客栈外墙,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距离灵珠客栈三十丈外的一个安静小院里,水月等四人正隐在黑暗中假寐。

    忽然,远方传来值更人敲打梆子的声音。

    四人同时睁开了眼睛。

    影千嘴角不自觉的翘起,小声说:“子时了?”

    水月点点头:“时辰到了,大家都准备一下,按照之前的计划行事。”

    影千撇撇嘴,看了黑暗中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那个黑影,道:

    “我觉得你两位在这里等着就行,我和师姐配合好多次,一近一远,还从来没失手过,铁凌师兄也要插手的话,反而不利于我们动手。”

    整个身子都隐在黑暗中的中年术师只是轻轻动了动,仍旧一言不发。

    水月眉头轻皱,看向一旁的影牙真人:“师妹,你怎么说?”

    影牙真人面无表情道:“随便。”

    影千嘿嘿一笑:“你看,我姐默许了我的建议。铁凌兄,你意下如何?”

    黑暗中的中年人沉声道:“随便。”

    影牙眉头轻皱,影千却心里一喜,说道:“你看,铁凌兄也答应了,水月兄,要不就这么办?”

    水月看了影牙一眼,眼神中有些怪异神色。

    影千和铁凌二人是今天刚赶来的,还不知道花独秀深浅,但他和影牙都是领教过的,按说影牙不该由着影千任性而为啊?

    影牙怎么不拒绝他?

    话虽如此,考虑到之前花独秀都是被动防守,最后打急眼了扭转局面后也没有痛下杀手,影千愿意当出头鸟就让他当好了,这些愣头青,吃点亏也好。

    只要他不被花独秀弄死,羽衣门那边就好交代。

    想到这,水月真人道:“行,那影牙和影千你二人主攻,铁凌兄在后方策应,我监控全局。一旦局面有变,我提醒各位撤退时,大家一定不要恋战。”

    影千笑道:“我知道你是担心官府介入,放心吧,我跟我姐联手,最多一盏茶功夫就能取回花独秀狗头,那些衙役们怕是连门都没出咱们就结束了。”

    水月只是干笑两声,刚要在嘱咐几句,阴影里的铁凌忽然低呼一声,说道:

    “有人!”

    水月等人全都大吃一惊,随着铁凌的呼喊,他们也发觉到身后不远处竟出现两个黑影!

    水月皱眉问:“什么人!”

    其中一个黑影笑嘻嘻道:“原来你们就藏在这里?一点都不隐蔽,胆子可真大,简直不费力气就找到了。”

    说话之人正是丁柒柒。

    原本以为这些人会藏得隐秘一些,为了不打草惊蛇,她连真气蛛网都没散发,想找他们或许还得费点功夫。

    没想到刚出来没多久没碰上了。

    水月和影牙脸色都有些难看。

    谁说花独秀只会被动防守的,他这不先一步跑出来了吗?

    铁凌发出警示后又没了动静,影千眯着眼睛仔细打量花独秀二人,笑道:“你就是花独秀?”

    花独秀没说话,丁柒柒噘着嘴答道:“明明是我在跟你说话,你怎么不问问我是谁?”

    影千倒是想看清丁柒柒和花独秀的面容,可惜他俩同样隐在墙边黑影里,只能看到两个模糊的身影。

    影千笑道:“我对小姑娘没兴趣,打赢你也没什么好说的。”

    丁柒柒有些生气:“臭小子,你口气很大啊?”

    影千又掏出他的精钢长针来,看似随意的把玩着:“不是我口气大,是你没什么见识。喂,花独秀,我听说你曾一口气砍下三十几个术师高手的脑袋,是不是他们当时都累的爬不起来了,躺地上让你砍的?”

    花独秀耸耸肩:“这点我已经跟道门联盟各位大佬解释过了,我不想多说。你们是来暗杀我的么?”

    影千道:“没想到你们动作倒挺快,暗杀是不成了,那就明杀吧,都一样。”

    花独秀微微皱眉:“……你这人话好多啊?小小年纪不学好,嘴怎么这么碎?”

    影千却不生气,摆弄着手中钢针道:“作为一个猎人,我最喜欢的就是猫捉老鼠的游戏,如果不能在猎杀中充分享受这份乐趣,那么猎杀本身还有什么意思呢?”

    花独秀转头对丁柒柒说:“柒柒,这人废话真多,我见过许多职业杀手,个个都是人狠话不多那种,唯独这人唠叨个没完,看来他是个嘴炮强者。”

    丁柒柒噗嗤一声笑了:“你不是最喜欢跟人吵架的吗,他能说,那你怼他啊。”

    花独秀摇摇头:“谁说的,我是个不善言谈的人,尤其不喜欢跟陌生人说话,说了半天还言之无物,真是浪费时间。”

    影千脸色终于变得难看起来,忍不住重重哼了一声:“姓花的,我看你是嫌命长吧?激怒我对你可没什么好处!”

    花独秀不理影千,对着丁柒柒说:“你看柒柒,这又是一句废话。刚才还说要取我脑袋,要杀我,现在又说我嫌命长,难道我少说几句他就不杀我了?你说这是不是自己打自己脸?”

    丁柒柒咯咯笑道:“他大概是想吓唬你的吧,嘻嘻!”

    花独秀耸耸肩:“吓唬人的方法很多,拿嘴就想吓人,吓小孩子啊?你还别说,听他吹嘘半天,我竟然还真哆嗦了一下。”

    丁柒柒一愣:“你真怕了?”

    花独秀说:“是站的久了,有点冷。”

    说着,花独秀紧了紧领口的棉衣,跺跺脚,哈口热气道:“嚯,这寒风可比某些人的口头威胁厉害,竟然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影千已经气得要炸了,他忽然绽放出强悍真气,双手各持一只一寸来长的闪亮钢针,猛的朝花独秀扑去!

    花独秀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暗红色的长剑。

    那剑晶莹透亮,比寻常宝剑细了一半,长约二尺,仔细看更像是一件顶尖的玉器。

    花独秀横跨一步拦在丁柒柒面前,沉声道:“你先看,有把握时再砍人!”

    丁柒柒忽闪着大眼睛道:“嗯,我晓得!”

    影千动手的同时,水月立刻扩散真气蛛网把周围笼罩,本人则快速朝院墙后面翻去,传音给众人道:

    “按计划,动手!”

    暗处的铁凌和影牙一左一右朝侧后方爆退,铁凌带着漆黑的头套,整个人仍旧是藏在黑暗之中,而影牙那劲爆的大长腿再次展现出惊人的弹跳力,翻出高墙后立刻朝远处一座二层小楼飞去,显然是要抢占制高点。

    花独秀眼睛一眯,把这四人的动作同时看慢。

    他只扫了一眼,就判断出面前的年轻人是近战型术师,而往三个方向散去的三人,则是中远距离暗杀的高手,但他无法判断这几人都是什么属性的术师,会以什么样形态的术法来跟他打。

    忽然他眉头一跳,感觉其中一个身影很有种熟悉的感觉,尤其是看到那又长又紧致的大长腿在墙头跳起时,几根手指莫名的互相搓了搓。

    好像在回味些什么似的。

    喔,原来是你。

    刚才大家都隐在黑暗中,没看清你的样子,原来是老熟人……咳咳。

    顾不上多想,影千已经手持两柄钢针迎面刺到!

    申博太阳城是申博sunbet公司在亚太地区官方的直营平台。全年7X24小时不间断的优质服务,让申博太阳城代理、会员尊享贵宾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