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太阳城-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机灵萌宝:给爹地征个婚 > 第1365章封敬德我给你生了两个儿子
    , 封雨豪的话说得很对,现在整个封家都稳定了,封氏集团也交到了封简程的手里,她也没有什么好操心的了。

    就让封敬德和他这个私生子,一起居住在封宅好了。

    她走得远远的,眼不见,心不烦,乐得逍遥又自在。

    封简程听着他们的话,绝美的嘴唇,忍不住泛起了一抹讽刺的笑意。

    他一生都过得那么苦,被别人舆论成私生子,即便回到了封家,他的身份和地位,也远远矮封霆御一大截。

    他的苦日子还没有完,他想要得到的,不管是父亲的爱,还是封家,更重要的是‘女人’。

    全部都被封霆御给夺走了。

    他们想一走了之,怎么可能呢?

    一名女佣从外面走进来,对马叔说了些什么,震惊得马叔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封敬德有注意马叔跟那女佣,忍不住直接询问:“有什么事吗?”

    “是……”马叔言辞吞吞吐吐,不知道要不要现在就讲出来。

    “怎么了?”

    方柔很少见马叔这样,同样问了出来。

    “是……我先出去瞧瞧吧,然后再回来向你们报告。”

    马叔终究还是没能说出来。

    急切的转身离开餐厅,亲自到外面去查看情况。

    即便马叔没有说明情况,可他的脸色显得那么难看,方柔还是能够意识到什么的。

    方柔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紧跟着马叔离开餐厅。

    “奶奶,你要去哪里?”

    封雨豪下意识的叫喊一声,却没有得到她的回复。

    “发生什么事了?”

    封霆御质问,刚刚进来向马叔报告的那个女佣。

    “回二少爷的话,是……是一个自称为封夫人的中年女人,在大门口嚷嚷,说自己是……是老爷的妻子,她才是这里的真正女主人……”女佣断断续续,小心翼翼的解释。

    “什么?”

    封敬德听到女佣的话,立刻炸了锅,猛然从椅子上蹭起身来,不再多讲什么,迅速往餐厅外面跑去。

    这会儿封敬德和方柔,都不在餐厅里,剩下的人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

    “是你干的?”

    封霆御冷酷的质问,坐在对面的封简程。

    “……”封简程不说话,悠闲的吃着饭菜。

    “封简程你还能再卑鄙无耻一点吗?”

    封霆御将手中的筷子,打砸在餐桌上,愤怒的吼道。

    “哇呜……”小慧心见自己的爹地,突然变得那么凶,吓得大哭起来。

    “慧心。”

    乔小熙起身把儿童坐椅上的慧心抱起来。

    轻声的哄着。

    “慧心不哭,妈咪带你出去。”

    封雨豪什么都没有说,跟着乔小熙一起出门。

    “我卑鄙?

    我无耻?

    这话从你封霆御口中说出来,还真是好听呢。

    到底谁无耻啊?”

    封简程的口吻,不像封霆御那么的愤怒,而是异常的淡漠。

    “我是封家的老大,你连排行老二都不能。

    我妈才是封家,真正的女主人,是你妈方柔夺走了,属于我们的一切。

    这么多年来,真正应该颠沛流离的人不是我们,而是你封霆御跟封御梦。

    现在只是我们应该拿回,属于我们一切的时候到了。”

    “你是故意的?”

    他是故意这么做,让他无法把小熙,从A国带去英国。

    只有这种办法,才能够牵制得住他们的离开。

    就算他执意带他们离开,可依乔小熙的性格,她绝对不会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对方柔他们不管不顾的。

    她肯定会选择留下来。

    “这一天,来得实在是太晚。”

    封简程放下手中的筷子,双手支撑在桌面上,缓慢的起身。

    “为了让这一天,快一点到来。

    我付出了多少,你完全不会明白。

    封霆御你的好日子到头了,从今天开始,我要把我以前所受的痛苦,全部都还给你。

    并且是以十倍的痛苦还给你。

    我弟弟封简影的死,都是败你所赐,如果不将你拿去给他陪葬,怕是他在九泉之下,永远都无法安息。”

    “……”封霆御没有再说话。

    原来在封简程的心里,一直都对他们一家人,带着很深的敌意的。

    只是他太能够掩饰伪装。

    曾经那个温文而儒雅的男人,从一开始就在伪装,他的内心是冷酷的,是虚伪的。

    封宅的院子里。

    大门口的那个中年女人,一直还在嚷嚷,在她的身边,有两名黑衣保镖。

    看来她今日到这里来,都是做了准备工作的。

    “封敬德你给我出来,我为你辛苦产子,为你守候那么多年,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吗?

    你说过让我给你时间,一定会给我一个名分,可现在呢?

    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还没有实现对我的承诺。

    我再也等不了……封敬德……把门打开,你没有胆子跟那个女人说,就让我亲自来对她说。

    她为你生育一儿一女,我为你生了两个儿子,孰轻孰重,你心里不清楚吗?

    你辜负我那么多年,现在都还没有给我一个交待,你是打算等我死后,再去做那些事吗?

    开门啊,把门打开……”“她……她在说什么?”

    方柔在院子里,还没有走到大门口,就已经听到了那个女人口中的言辞。

    二十多年没有见那个女人,但她那尖酸跋扈的声音,至今都让她记忆犹新。

    “夫人,你不要多想。”

    马叔搀扶着方柔的手臂,轻声的安慰起来。

    “我问你,她在讲什么?”

    方柔眸子里含着泪光,抬头盯着马叔,冷冷的质问:“她说的……她给封敬德生了两个儿子,这是怎么回事?”

    她愤怒得说话的声音,显得有点歇斯底里。

    全身都在颤抖。

    她知道封敬德跟那个野女人搞在一起,在他们俩的婚前,就生下了封简程那个野种。

    可她不知道,除了封简程那个孩子,封敬德跟那个女人,还共同生育过孩子。

    如果不是当初封老夫人,在临终前对于她的请求,希望她能够原谅封敬德,让她嫁入封家,好好的守候封家,她可能不会原谅封敬德,更不会把自己的青春,甚至是一生,都赔在了封家的身上。

    记得当初封敬德带着封简程,以及那个野女人,上门来的时候,她的儿子封霆御还很小,而封御梦还在襁褓之中。

    封老夫人一病不起,在咽气之前,紧紧的抓着她的手,告诉她女人嫁入豪门,就得认命。

    尤其是生育了孩子的女人。

    她不为自己着想,那也应该为封霆御和封御梦想想。

    如果她一气之下,离开了封家,岂不是让那个野女人得逞,正大光明的让封敬德把她接回封家,到那时野女人就是封霆御和封御梦的后妈,而她跑了,想要见孩子以后就难了。

    孩子们被野女人欺负,她也没有办法。

    因此她只能够选择妥协,忍气吞声。

    在封夫人这个位置守着。

    只有她亲自坚守在封家,她的儿女才是正室的孩子,不会受别人的白眼。

    本以为当初把那个野女人,赶出去之后,这件事就算结束了。

    可没到都过了二十多年了,她还会回来。

    “封敬德……你给我滚出来,你难道想要我把你的丑事,全部都给抖落出来吗?

    封敬德……你要是怕那个贱女人,你就让我跟她谈判,我看她如今,还有什么好神气的……开门啊……”方柔听着那个野女人的叫嚣,直接推开马叔,搀扶着她手臂的手,自己向外面走去。

    她比封简程的母亲年轻,比她小三岁,现在那个女人叫嚣得那么厉害,她怎么能让一个人,搀扶着她出去呢?

    不管怎样,气势她都是不能输给她的。

    申博太阳城是申博sunbet公司在亚太地区官方的直营平台。全年7X24小时不间断的优质服务,让申博太阳城代理、会员尊享贵宾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