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于兄弟盟的情报网遍布全城,所以当马靖一伙人出现在城中之时,远在兄弟盟总部的苏凡,便已是接到了这条消息。

    “大鱼要落网了!”

    苏凡望着城区的方向,喃声说道。

    “那马靖是七劫圣王,以巫东升的修为,恐怕不是他的对手!”雪无乱在一旁说道。

    苏凡淡淡的说道:“我早已安排了贾午增接应巫东升,除非是马腾辉那老家伙亲自出手,否则马靖是不可能成功救走他儿子的!”

    “盟主大人,马腾辉下山了!”

    就在苏凡和雪无乱交谈之时,贾充从远处快步奔来,人还未至,声音却已是传了过来。

    “想不到马腾辉这么快就出现了!”

    雪无乱很是诧异的说道,他还以为马腾辉会忍耐一段时间后才会下山的。

    “他若是不出现,就只能给他的儿子和孙子收尸了!”

    苏凡玩味一笑:“不过,这次就算他参与到了其中,也改变不了任何结局。

    “盟主大人,我接下来还能做些什么事情?”

    贾充跑到苏凡面前,异常兴奋的说道。

    这是贾充第一次执行苏凡交代给他的任务,因此他跑起腿来显得格外卖力。

    “你去通知徐长老带人援助巫东升和你曾祖父!”

    苏凡想了想后,又对贾充下达了新的命令。

    “是,谨遵盟主大人号令!”

    贾充兴高采烈的说道,之后,他便乐颠颠的跑开了。

    “你这是给他灌了什么**汤?就连跑个腿都这么开心!”

    雪无乱看着贾充的背影,忍不住向苏凡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我只不过送了他一件圣器作为奖赏而已!”

    苏凡淡然说道,就仿佛是在述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什么?圣器?”

    雪无乱感到很是不可思议,他知道苏凡很有钱,却没料到对方竟然有钱到可以把圣器随便送人的地步。

    “怎么?很吃惊吗?要不要我也送你一件?”

    苏凡微微一笑。

    “还是算了吧,我不过是一介魂师,根本施展不了圣器的威能,你那若是有不要的玄器,倒是可以送我一把!”

    雪无乱当即便是拒绝道,对他而言,圣器虽然很有诱惑力,但明显不适合他使用。

    “玄器?”

    苏凡听言一愣,旋即摇头无奈一笑:“我身上最低级的兵器便是天器,连地器我都看不上,更何况是比地器更低级的玄器呢?”

    “呃……抱歉,是我考虑不周了!”

    雪无乱怔然,然后一脸歉意的说道。

    “无乱,你用不着给我道歉,我本就亏欠你许多,等马家的事情了结后,我一定找最好的炼器士,为你打造出一把极品玄器!”苏凡诚恳的说道。

    “不,你其实……”

    “主人!”

    雪无乱正想继续说什么,此刻银兔却突然出现,打断了雪无乱的话头。

    “你回来了?”

    苏凡看向银兔:“怎么样,那徐家三兄弟这两天可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吗?”

    原来,苏凡把银兔派过去监视徐宏、徐迁和徐奎这三人去了。

    上次在惜春楼,因为雪无乱的劝阻,苏凡暂时放过了徐宏等人一马。

    但,这并不意味着苏凡在此事上做出了妥协。

    苏凡心里很清楚,徐家三兄弟经历了上次那件事后,肯定会对他生出不小的芥蒂。

    因此,为了防患于未然,苏凡便将银兔派过去,秘密监视徐家三兄弟。

    “唉,主人,我觉得你可能是想多了,那三个人这两天除了呆在屋子里修炼,就是出门采办礼品,我跟了他们一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现!”

    银兔懒洋洋道,显得很没精神:“今天徐长老叫他们出城去采办礼品了,我赶着向主人您汇报,就没跟过去。唉……反正跟不跟过去都一样,那三个人平常除了聊聊家常,也没说过什么多余的话。”

    苏凡眸光闪烁,他没有想到,徐宏兄弟三人居然会这么老实。

    “嗯,我知道了,你先去休息一会,等徐宏他们回来,你再过去继续监视他们!”

    听完银兔的汇报后,苏凡点点头,做出了一个比较简单的回应。

    “不是吧主人,还要我去监视他们啊?那我要监视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银兔连连叫苦道,它觉得苏凡交代给他的这个差事,实在是太无聊了。

    “等到徐奎死的时候,你就不用监视了!”

    苏凡面容平静道,眼中涌出一丝微弱的杀意。

    “什么?”

    银兔和雪无乱齐齐发出吃惊之声。

    “苏凡,你为何还是想要杀了徐奎?”

    接着,雪无乱神色一变,向苏凡问道:“难道你忘记我之前和你说过的话了吗?徐奎是徐长老的后辈子孙,你若是杀了他,绝对会对你执掌兄弟盟产生诸多不利的!”

    “这一点我明白,你也不用劝我,徐奎我是必须要杀的,敢动我苏凡的朋友,我肯定不会轻饶了他!”

    苏凡定定的说道,从徐奎想要杀死雪无乱的那一刻起,苏凡便把徐奎定为了必杀对象。

    “唉,你呀……”

    雪无乱叹息了一声,他一看苏凡露出这样的表情,就知道再怎么劝也没用了。

    当然,他的心里也是非常感动的,他明白苏凡是为了给他出气,才会定下这杀死徐奎的决心。

    “主人,杀死徐奎的事不如就由我来代劳吧!”

    银兔自告奋勇道。

    “不必!”

    苏凡摇摇头,眼中亮起精光:“这件事我打算交给贾充来做!”

    “贾充只有魂尊境,而徐奎是魂圣,你让贾充去击杀徐奎,是不是有些太冒险了?”雪无乱皱眉道。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我有意栽培贾充,这次权当是对他的考验,而倘若他办不成这件事,就说明此人不堪大用!”

    苏凡淡淡的回复道,贾充是一把好刀,但这把刀还尚未开锋,仍需要好好磨砺一番。

    雪无乱闻言心中一阵无语,对那贾充更是充满了同情。

    轰隆隆!

    就在这时,苏凡突然看到从城西的方向,传来了一阵剧烈的能量碰撞之声。

    “看来是贾长老已经和马靖他们交上火了,你们在这先待着,我过去瞧瞧热闹!”

    [本章完]

    申博太阳城是申博sunbet公司在亚太地区官方的直营平台。全年7X24小时不间断的优质服务,让申博太阳城代理、会员尊享贵宾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