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bet-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不是那种许仙 > 第169章 触手怪
    ,    小英的宝贝刚刚飞走,小英就找上门来了,白素贞心里慌得不行。

    就在刚刚不久之前,放在柜台下的降龙木,突然之间就化成了一道金光,嗖得一下就飞不见了。

    刚想追出去瞧一瞧呢。

    就见小英小师妹从门外跑了进来,嘴里还在嚷嚷着许仙师兄?

    “嗯!小英刚从昆仑山回来,心里念着白师姐和许仙师兄,所以就顺路过来看一下……”

    “是……是吗……”

    这样也可以顺路的吗……

    “嗯嗯嗯!”

    小英把小脑袋点得跟个拨浪鼓似的,在她身后的,是一个昆仑山的师兄,想来是护送小英回骊山的。

    此时也是一脸无奈,显然也被小英的顺路给绕迷糊了。

    然而刚刚将二人请到屋里坐下不久,门外又传来一个有点慌张的声音,是官人的声音。

    “小白不得了了,你们家的降龙木飞到……”

    “我的宝贝……!”

    小英耳尖,一听到每天都在想着念着的降龙木,就嗖得一下窜了出去。

    “呃……小英!”

    “许仙师兄!”

    出来迎接许仙的,是一个年仅八岁的债主,看到小英蹦过来,许仙当时就想掉头回去。

    “小英怎么过来了?”

    “许仙师兄刚刚说小英的降龙木怎么了?”

    “嗯……!小英的降龙木……飞……飞那边去了!”

    “飞走了?飞到哪里去了?”

    “飞到那边去了!”

    许仙抬手胡乱地一指。

    “咦?许仙师兄,你手上的是什么东西?”

    小英顺着许仙师兄手指的方向看去,什么都没看到。

    却看到许仙师兄的手心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一闪一闪。

    “呃?”

    这也能看到吗!

    ……

    小英的宝贝飞走了。

    好巧不巧,飞到许仙师兄的掌心里去了,她捞了好久,最后只捞出来一捧眼泪。

    “小英,你不要再哭了,你看这都要装满了……”

    许仙无奈地摊着手,手心里是一捧满满的眼泪,这小丫头也太能哭了。

    “许仙师兄……你一定要还给我的……这是师父送给小英的第一件宝贝,呜呜呜……”

    为了想念这件宝贝,她特地从昆仑山绕到钱塘县来,一路上,为了说服那位昆仑山的师兄。

    她哭了好几回。

    “小英啊,许仙师兄用别的东西跟你换好不好?”

    “小英只喜欢降龙木……”

    “可是降龙木已经拿不出来了。”

    “许仙师兄一定要想想办法……呜呜呜……”

    小英哭得越来越伤心,怎么劝都劝不住,许仙听得头大。

    心里一个劲地腹诽太上大师,就一根烂木头,您老也要三转四转的,这不是成心挖坑的嘛!

    现在小英也要赖在咱家里了,小嘴一瘪一瘪,愤愤地说着宝贝不还给她,她就不走。

    一辈子都不走了!

    “许仙,你也太不要脸了,小孩子的东西都抢,羞不羞啊你!”

    “小青!稍微给点面子行不行,昆仑山的师兄看着呢!”

    “哼,我看你现在怎么办。”

    小青嘿嘿一笑,明显是在幸灾乐祸,转回头在小英耳边嘀嘀咕咕了几句,小丫头竟然不哭了!

    “嗯!小青姐姐,我听你的!”

    抹了一把眼泪,就跟着小青姐姐一块去隔壁吴婶家扫零食去了……

    “官人,你先过来一下。”

    “嗯。”

    送走了昆仑山的师兄,白素贞转身又将许仙领到了后面的杂物间。

    后面的杂物间,现在是丹房。

    更是药铺的禁地。

    看着官人掌心处的那一抹光亮,白素贞沉思了良久,也想不通这降龙木为何会跑到官人的手心里去。

    “官人可是悟到了什么?”

    “确实悟到了一点,当时我想着这应该是一份亲恩,然后它就飞过来了。”

    “一份亲恩……”

    白素贞喃喃一语,想不明白其中缘由,却又好像想到些什么。

    “只是……小白可知道这东西现在要如何才能施展出来?”

    刚才在过来药铺的路上,许仙也试着念了几个咒语。

    比如长长长长什么的,甚至还念了波动拳,然而都没有反应。

    若不得施展,那岂不是亏大了,之前当作灯管用,还能斩一斩浪,现在却成了一个闪着光的商标?

    “但凡法宝必与其主心灵相通,官人难道不曾有所觉?”

    “还要心灵相通?”

    “官人不妨试着将自身神识集中于那处掌心。”

    “要闭上眼睛不?”

    “这……”

    看来又是施展托梦大法时的那一套理论,要用心去感受。

    按照小白的提示,再次屏气凝神,将自身意念集中于一处,然后再试图将其延伸出去。

    没有感觉到任何变化,也无法与周遭的天地灵气产生感应。

    而且,越是集中意念,就越觉得自己孤立于这世界之外,甚至无法再感受到周遭的一切。

    仿佛那份被握在手心里的亲情正在渐渐地离自己而去。

    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感袭来,难以承受的孤寂,似要将整个人都吞噬掉。

    “官人!”

    小白的一声惊呼,把许仙的魂给唤了回来,睁眼一看。

    哇好家伙!

    一根金光闪闪的大杵被握在手里,又粗又大,都要捅到房顶上去了。

    许仙见了也是一惊。

    随着心念波动,那大棒便嗖得一下缩回了身体里面,这画面,看得许仙牙酸。

    既瘆人又恶心,还相当恐怖。

    有种身体被异形寄宿的感觉,想想都能让你心里发毛。

    “这……小白觉得这样正常不?”

    再抬起头来,许仙的脸上已是一片茫然。

    “应……应该是无碍的……”

    小白有些无力地安慰了一句。

    “都这样了也无碍吗?”

    许仙的语气有些颤抖。

    “这应该是官人体内的天地灵气凝聚而成,只是不知为何可以延展出来,却又不散其形,也不知为何还能收回……

    官人要不再试一下?”

    许仙依言再试。

    这一回倒是熟能生巧,只需要动动念,手心里就长出一柄通体金黄的捣衣杵。

    还能控制大小,甚至形状!

    此情此景,让许仙有点嫌弃地别过了头去。

    心里想着这不成触手怪嘛!

    突然想起小英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你都这样了,还说自己不是妖怪……

    白素贞研究好久都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最后只能解释说,应该是官人体内的天地灵气,与官人的神魂融为一体了。

    不得分割,只能随意延展。

    许仙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一柄捣衣杵一寸寸地缩回掌心。

    “呕……”

    “官人你怎么了……?”

    “没事……呕……”

    看来小英说得没错,一定要想想办法,手心里随时都能长出一根棍子,这谁受得了啊。申博太阳城是申博sunbet公司在亚太地区官方的直营平台。全年7X24小时不间断的优质服务,让申博太阳城代理、会员尊享贵宾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