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be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公子 > 第52章 我想当小二
    ,    但他们已经得到线报,长铭公主女扮男装,带着一群纨绔子弟,所以周伯邑只看了一眼,就断定出为首那个娘炮就是长铭。等他下了楼,假装逗留一下,注视着长铭进了一间房。

    渠年依旧像鼻涕虫一样躺在柜台里面,柜台很长,坐了一排人,当然有楚三敢和白小牙,那两人的坐姿也好看不到哪里去,都是混吃等死的模样,感觉对于他们来讲,现在只缺少一片沙滩和海洋。

    常大喜坐在柜台的另一头,负责和王析德请的账户先生收钱,不过那两人却是正襟危坐,一丝不苟。

    楚三敢这时把头歪了过来,小声道:“师父啊,你说长铭和解元令这群王八蛋是不是来捣乱的呢?我怎么感觉来者不善呢?这个长铭啊,你别看她这次跟你笑眯眯的,好像很有礼貌的样子,其实这个女人可恶毒了,我听说过她很多的事迹,听说他们狩猎都是射杀大活人!”

    渠年眯眼道:“我知道,你师父就被他们射杀过!”

    楚三敢惊道:“师父,你真的被他们射杀过?我以为你开玩笑的呢!那你怎么活下来的?这些人修为都不低啊,想射杀你,不跟射杀兔子一样容易?”

    渠年道:“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后来遇到你师公了,他救了我!”

    楚三敢小声道:“师父,既然这些人跟你有不共戴天之仇,那你还干嘛跟他们客客气气的,换作是我,我肯定要跟他们算账!”

    渠年道:“怎么算账?你拿什么跟人家算账?一腔热血吗?”

    楚三敢道:“那我也咽不下这口气啊!”

    渠年就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三敢,冲动是魔鬼,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千万不要贸然出手,要不然那只会是自取其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楚三敢点了点头,道:“好,我信师父的!”

    正说着,周伯邑和韦公公就从内院走了进来,径直走到柜台前,周伯邑就伸手在柜台上敲了一下,见渠年转头,便道:“秦公子,借一步说话!”

    渠年看了看他,一脸疑惑,道:“什么事啊?”

    周伯邑道:“我有要事想跟秦公子商量一下!”

    渠年不认识他,实在想不出他们之间能有什么要事?但人家毕竟是客人,渠年也不好拒绝,便站了起来,从柜台里走了出来,道:“什么事啊?”

    周伯邑小声道:“借一步说话!”

    渠年看他神神秘秘的,也觉得好奇,便点了点头,跟他去了内院,找了一处偏僻的角落,才道:“什么事啊?”

    周伯邑四下看了看,脸色就变得愈发神秘,甚至有些紧张,小声道:“秦公子,你这里缺店小二吗?”

    渠年怔道:“什么意思?”

    周伯邑咽了一口口水,比划着手势道:“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这里缺店小二,我可以来做店小二!”

    渠年虽然不认识她,但记得他,这家伙已经进来好一段时间了,不免惊道:“你不会想玩霸王鸡,肉债肉偿吧?”

    周伯邑怔道:“什么霸王鸡?”

    渠年道:“你是不是已经玩了女了,却不想付钱,准备以身抵债?”

    周伯邑白了一眼,道:“我又没玩女人,我就是来喝杯茶!”

    渠年道:“那你就是想喝霸王茶喽?”

    周伯邑急道:“我干嘛要喝霸王茶,我又不是付不起钱!”

    渠年就伸手道:“给钱!”

    周伯邑就有些头疼,皱眉道:“你扯远了,你放心,我不会缺你一文钱的茶钱的!”

    渠年依旧伸着手,道:“先把茶钱算了,再说其它的事情!”

    周伯邑心想自己贵为天子,今天竟然有人怀疑他付不起茶钱,不免好气又好笑,无奈现在有求于人,他也不好翻脸,便向边上的韦公公递了个眼色,韦公公便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抽出一张,递给了渠年。

    周伯邑道:“不用找了,现在放心了吧?”

    渠年接过银票看了下,一百两,便脸露狐疑,道:“不会是假的吧?”

    周伯邑气得真想拿银票扇他的脸,长这么大也没被人这么气过,但还是按住了性子,道:“就这点茶钱我怎么可能用假银票?”

    渠年就把银票塞进了怀里,笑了下,道:“那不好意思,我姑且相信这是真的,欢迎两位再次下来!”

    说完转身就走,周伯邑却一把拉住了他,急道:“现在茶钱也付了,该说店小二的事了吧?”

    渠年笑道:“不好意思,我们店不招店小二,不过我看你长得眉清目秀,倒可以来做鸭子!”

    周伯邑怔道:“什么是鸭子?”

    渠年就指着楼梯上迎宾的姑娘,道:“跟她们一样,只不过他们接待男客,鸭子负责接待女客!”

    韦公公喝道:“混账!”

    周伯邑却竖了下手,不过脸色也不太好看,冷笑一声,道:“秦公子,你是在寻我开心?”

    渠年耸了耸肩,笑道:“不是我寻你们开心,是你们寻我开心,你看看你们,穿得光鲜亮丽,银票一抓一大把,却说过来做店小二,你们不就是来寻我开心的吗?”

    周伯邑强忍住怒气,道:“我就是想来体验一下生活,正因为有钱,生活才枯燥无味嘛!”

    渠年摆了下手,道:“对不起,我们这里不需要体验生活的店小二,这们这里是高档会所,小二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而你,不够资格!”

    周伯邑没想到自己堂堂天子的身份,在这家伙的眼里,竟然不配做一个店小二,气得真想吐血。

    韦公公冷哼一声,看着渠年道:“你活腻了吧?”

    渠年笑道:“怎么?想威胁我吗?看我是秦国的质子吗?就以为我是软柿子吗?我告诉你们,这里也是我地盘,动我一下,你们走不出去!”

    韦公公还想威胁他,周伯邑却竖了下手,阻止他再说下去,毕竟这里是临淄,不是他们的地盘,他之所以想做店小二,就是不想把事情闹大。这时便道:“你开个价吧?”

    渠年怔道:“开什么价?”

    周伯邑道:“多少钱才能让我来做店小二?”

    渠年又是一怔,没想到这个世界也有带资进组的事情发生?何况带资进组只为跑个龙套?世上有这么贱的人吗?笑道:“对不起,多少钱都不行,这是我们店的原则!”

    周伯邑就竖起一根手指,道:“一万两!”

    渠年吓了一跳,但他也不傻,当然不相信他花这么多钱就是为了体验一下生活,肯定有所图谋,非奸即盗,便笑了下,道:“都跟你说了,这是我们店的原则,多少钱都不行!”

    周伯邑真的哭笑不得,心想自己只是想做个店小二啊,怎么感觉比当年想做天子还要难呢?他的心里真的有点抓狂,但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也只能忍耐了,这时咬了咬牙,又道:“十万两!”

    这话说出口,渠年也是惊诧,若不是他亲耳所闻,真不敢相信这世上竟然有这样的贱人,说出去估计都不会有人相信,打死人家都不会相信!忍不住认真打量了下周伯邑,感觉是个正常人,并不是疯子,那这事就有些匪夷所思了!毕竟十万两银子都可以开一家非常阔气的酒楼了,如果想犯贱当小二,那可以天天当啊,干嘛要跑到他这里来当呢?

    只有一种可能,这家伙是在揶揄他,根本不可能拿这么多钱给他,便道:“十万两的银票我拿来看看呢!”

    周伯邑见他松口了,心下一喜,急忙向边上的韦公公递了个眼色。

    韦公公一把银票刚揣进怀里,这时又掏了出来,翻了几遍,终于找着一张十万两的银票,抽了出来,递给了他。

    渠年一脸狐疑,心道,真出十万两啊!

    这时接过银票,看了一下,确实是十万两,不免一脸惊诧。虽然他知道这两个人肯定有所图谋,但还是忍不住心动,毕竟是十万两的银票啊!虽然他现在开始赚钱了,但以后生意会不会一直这样好,其实他心里也是没底的,何况赚的钱还要跟陵阳君平分,哪里有这实实在在的白银令他眼热呢?并且他还什么事都不要干,对方还要给他干活,这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啊!

    这钱还可以私吞,不用跟陵阳君平分。

    天哪!一切发生的都如此美好!

    但他也没有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昏了脑袋,这时犹豫了下,道:“你跟我说实话,为什么要做我们店的店小二,不要跟我说体验生活,我不信,没有合适的理由,就算你出十万两银子,我也不会同意的!”

    周伯邑知道骗不了他,便深吸一口气,道:“刚刚上去的是不是齐国的长铭公主?”

    渠年惊道:“你想刺杀长铭公主?”

    周伯邑瞪了他一眼,道:“怎么可能?我只是一个有钱人,又不是刺客,我要刺杀长铭公主,刚刚她上楼的时候我就刺杀了,干嘛要多此一举?何况她身边那么多人,这里是齐国的都城,我要刺杀长铭公主,能不能得手暂且不说,就算得手了,不也是死路一条吗?”

    渠年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便道:“那你想干嘛?”

    申博太阳城是申博sunbet公司在亚太地区官方的直营平台。全年7X24小时不间断的优质服务,让申博太阳城代理、会员尊享贵宾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