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bet-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诡异版综漫 > 第三十四章 地下太平间
    ,    要下去看看吗?

    勾鸣有些迟疑,系统明确表示线索在五楼的院长办公室,与地下的太平间背道而驰。

    可另一方面,解开诡异事件之后,系统也会对事件完成度打分。

    不用想,完成度越高,奖励自然越好。

    就在这时,奇怪的金属摩擦声再次响起。

    拉面师傅告诫他躲开同时出现的婴儿哭声和皮球拍打声,这声音明显不对。

    而且这下面很可能是提高事件完成度的分支,既然已经碰到了,如果视而不见,勾鸣觉得有些不甘心。

    ‘既然来都来了,要不干脆下去瞧瞧?’

    勾鸣说服了自己,又摸了摸胸口的御守和裤子口袋里的便签本,然后毅然决然向下走去。

    来到太平间的大门前,门上挂着一把老式的锁。

    勾鸣查看了一下,发现这把锁似乎抹过油,这么长时间居然没有生锈。

    没有钥匙,不过这完全难不倒勾鸣。他直接拿起撬棍,用力一撬。

    啪嗒!一声,锁应声断开。

    接着勾鸣推开铁门,他发现这扇铁门居然颇为沉重,不过门轴不知是质量好还是以前保养的好,推动中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

    就在勾鸣推开门的瞬间,一股冰冷的寒气迎面扑来,四周的温度陡降。

    勾鸣走进门中,门后是一段长长的通道。

    通道的地面同样涂上了一层白漆,中间还用红漆画上了一条线。只是长时间没有人维护,油漆褪色、缺失严重。

    通道一边靠墙放在一辆空担架车,担架车上却没有放被子、床垫之类,而是放着一个黑色的差不多有人体那么长的袋子。

    勾鸣立刻认出这是影视剧经常出现的裹尸袋。

    他十分谨慎地拿撬棍戳了戳,才发现是个空袋子。只是不知道曾经装过什么,一股浓浓的恶臭立刻散发出来,令他忍不住捂住了口鼻。

    勾鸣越过担架车继续向前,直接穿过通道。

    通道尽头是一扇双开的推拉式铁门,铁门上方挂着一条注连绳。勾鸣还注意到铁门前的地面撒着一层厚厚的,有些结块的灰白色沙粒,似乎是盐。

    显然门后就是太平间的正厅了。

    勾鸣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

    当勾鸣的身影消失在通道尽头时,通道入口的铁门上突然闪过一道模糊的白影,担架车上的裹尸袋也微微颤动起来,仿佛有东西在里面蠕动着……

    进入太平间后,勾鸣感觉四周的温度更低了,一阵阵寒意犹如毒虫往体内钻。

    手电光照过去,目之所及是一个形状狭长的大厅,地面、墙壁贴着白瓷砖。

    右侧靠墙是一排用来存放尸体的冰柜,一扇扇柜门紧闭,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反射着阴冷的光。

    这样的情景似乎总会让人不由自主产生一些不详的联想——走过去的时候,柜门突然打开,然后伸出一只惨白的手臂……

    左侧有几张金属床,床边摆放着金属台,上面码放着各种型号的手术刀、手术剪、小型锯弓等等手术工具。

    床上、台上,甚至包括手术工具上都沾染着少许已经变成黑褐色的血迹,表面也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勾鸣开始继续向前走,一片死寂的太平间中,他的脚步声开始在其中回荡着,模模糊糊听起来像是又多出了一个脚步声,仔细听却又没有。

    勾鸣不管不顾向前走着。

    左侧的冰柜和右侧的金属床,一模一样的景致,在他的视线中从前到后,仿佛陷入了无限循环。

    就在勾鸣心中都忍不住产生了一丝焦躁情绪的时候,眼前又出现了一扇门。

    勾鸣推门而入,视线豁然开朗。门后居然是一个小型停车场。

    勾鸣恍然大悟,这个停车场应该是专门对应运送尸体的车辆的。

    毕竟霓虹和天朝相似,对太平间、尸体运送都有些忌讳,所以太平间会配备单独的通道和停车场。

    只是停车场内空荡荡,车辆似乎都被人给开走了。

    勾鸣走进停车场内,手电开始在里面四处照射着。

    他一直保持着警惕,因为胸口御守的温度一直没有降低,甚至还有渐渐变高的趋势。

    勾鸣走进停车场,那扇通往太平间的门也随之慢慢合上了……

    勾鸣走了几步,手电光突然照到停车场的角落里有一个被黑布照着的2米见方的正方体。

    哗啦!

    勾鸣脸色微变,之前他听到的金属摩擦声就是从那个正方体里传出来的。

    勾鸣保持着警惕,缓缓向那各角落移动过去。

    空旷的地下停车场中似乎只剩下他的脚步声和那个诡异的金属摩擦声。

    来到正方体前,勾鸣伸出撬棍猛地一挑,黑布顿时应声落下,下面的一切立刻暴露出来。

    当勾鸣看到黑布下面的情景,顿时大吃一惊。

    那个正方体居然是一个大铁笼,而笼子里居然关着一个人!!

    而是还是一个穿着破破烂烂,满是污迹的衣服,披头散发的女人!

    不,她狼狈的样子,几乎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被人圈养的宠物。

    深蓝色的头发被污渍黏成一缕一缕,长短不一地披散着,脸蛋上满是泥水、灰尘的痕迹,几乎看不出本来的面目。

    她身上的衣服完全无法遮挡身体,却让人升不起一丝欲望,只觉得恶心,身上沾满了各种脏东西,偶尔还有蛆虫爬过。

    一股混合着排泄物的浓浓恶臭,从她身上散发开来。

    看她的样子,简直就像是好几年没洗澡了。

    她的精神状态也有问题,勾鸣一个大男人就站在她面前,用手电照她,肆无忌惮地打量她。

    她居然没有半点反应,双眼空洞无神,就好像失去了灵魂一般。

    勾鸣之前听到的金属摩擦声一条铁链发出来的。铁链一头连着笼子,另一头连在她脖子上戴的项圈上。

    勾鸣看着笼子里的女人,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一个熟悉的名字立刻从脑海中浮现,勾鸣脱口而出。

    “你是藤泽亚子?!”

    听到自己的名字,笼子里的女人终于产生了一点反应。

    她转头,眼神呆滞地望向勾鸣的方向。

    勾鸣正准备再次开口,突然间一股恶风向他的后脑勺直扑而来!

    申博太阳城是申博sunbet公司在亚太地区官方的直营平台。全年7X24小时不间断的优质服务,让申博太阳城代理、会员尊享贵宾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