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bet-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活一遍之完美人生 > 第4章,喝汤的命
    ,    彭韬肚子饿啦,原因是时间到饭点了。他记得前边儿左拐有个面馆,很经典的牛肉面。

    昂首阔步走进面馆,人还没多少,要了一碗面,加肉,口袋里那张五十的钱购买力还不错。

    彭韬端着面找座位坐下,拿起筷子刚挑面条,门口儿就进来两个油腻大叔,脸上都是不忿,嘴里嘟嘟囔囔的还在骂,“他刘老四牛逼啥,跟我人五人六的,不就指望他姐夫么,要不他算根毛啊!”

    另一个伸手直拉他,心虚。

    刘老四?说者无意、听着有心,彭韬脑子就像被闪电劈开一样,思维喷涌而出,前方似乎有了一盏照路的明灯。

    临港有个神奇的人,他的发迹是史诗般的,仅仅两三年间,就从一个街头小混混变成亿万富豪,结局的凄惨就不提了,那是他自己作的。

    彭韬本家的一个堂哥,也是混混出身,就是跟着刘老四发了家,算算时间,似乎就在近前啊!

    他们都干了啥?

    面汤清香袭人,彭韬脑子里浮现出一个地名,老总台。

    老总台是一片无主的土丘,有几十年的历史,几乎被时代遗忘了,它是当年修水库的产物,挖出来的土堆在那里。

    那里只有土,海量的优质土。

    土能干什么?

    这是谁家二货问的?

    甭管什么工程,土的用处大了去啦!

    土是要买的,还很贵,一方土到了工地,要三十多块,搁在很多年后,取土难比登天,是个人都能管,但老总台的土彭韬有印象,刘老四取了很多年土,甚至都挖出了大坑也没人管,最后还是因为他犯了别的事才倒霉的。

    为什么没人管?

    听说是一些历史原因,加之后来刘老四大把使银子,更没人问了。

    真特么的爽!

    彭韬连根毛都还没见着,已经兴奋的拍起了桌子,惹得别人用那样的眼神瞥他。

    都是没见过世面的,彭韬草草吃了几口面,再也坐不住,起身走人。

    老总台好远的,周边连个村子都没有,根本不通公交车,想去的话,舒服点开车去,也能打车过去,彭韬都不行,他另有选择,骑车。

    夏天已经开始了,到了中午,日头照射下,骑车远行,需要特别缺心眼儿才行,彭韬是心里急啊,他一定要知道那里眼下是个什么状况,若人家都动手了,他那点小心思怕就黄啦!

    毒辣的太阳下,彭韬T恤渗透了好几次又被吹干了,吐着舌头跟条狗似地,要不是他脑子还有最后的清明带了几瓶水,怕就直接牺牲了也不一定。

    大部分人都会指着彭韬这行为说他傻缺,但也有人会支持,他这份坚持,不顾后果的闯进才真爷们儿!

    彭韬是真穷怕啦,那反复折磨的日子他不想再来一遍,哪怕一丝丝机会他都要抓住。

    能活着到了地方,彭韬一定要感谢上苍的怜悯。

    纯粹的荒郊野地。

    彭韬如同打了鸡血,发疯般跑上最高的土坡上,放眼望去,土丘一个连着一个,根本看不到头儿,当年人们是多有毅力啊,听老头子说拖拉机什么的全没有,就是铁锹和柳筐,啧啧!

    密密麻麻的都是荒草,长势非常好,说明是好土,价钱更高,要是连草都不长,说明是盐碱土,什么工程也不会用的。

    使劲儿抓起点土来,仔细观察,就是好土,再看周围,毫无痕迹,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看样子那帮货没把主意打到这里来,应该还来得及。

    可以回去好好谋划了,松了劲,彭韬的腿打起颤来,他终于想到一个问题,我特么还回得去吗?

    彭韬坐在路边儿,喝光最后一口水,真想躺下不走了,不过刺眼的阳光提醒他,你算个什么东西,有资格对自己起恻隐之心?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扶起车子,忍着大跨的疼痛,彭韬继续往家里蹭。

    ……

    彭韬是扶着墙进的门,他估计自己肯定是脱相了,要多寒碜有多寒碜。

    第一个事儿就是冲到厨房,对着水龙头一顿灌,他还是读书少,白天喝了那么多水,都没撒尿,典型的中暑前奏,也就是这年月人还皮实,没多娇贵,搁在日后,墨镜、遮阳帽、带空调的越野,没有这些装备,谁敢去今天那地方?

    彭韬还没意识到,他眼下的身子骨有多壮实,可不是原先那么破烂儿,功夫不大就活蹦乱跳了,稍微不同的就是见黑了点。

    躺在床上继续发呆,原因是他得琢磨着如何切入,怎么玩儿?

    凭着混迹社会的经验,彭韬给自己规划出两条路来,一个利益大,但是不保险,另外一个小,风险极低。

    分析了半天,彭韬叹口气,毕竟底气不足,无论怎么样,本质是一样的,人家吃肉,他喝汤,不同的地方就是多少而已。

    没办法,绝望到极限就一定有匪夷所思的念头,彭韬不例外。

    晚上爹妈回来,他们脸上都是神采飞扬,分数效应还在发酵,尤其是老娘,要不是耳朵拦着,嘴就咧到后脑勺了,打进门起,就没合上。

    彭韬突然心里有种酸楚,自己那一世可是不省心,就没一次让二老痛快的。

    他们图啥?

    彭韬记着,首先是身体健康,然后是和美,具体到量化,希望买一套像样儿的房子,自己娶个懂事儿的媳妇,要是能多生几个就更靠谱儿了。

    嗯,这些事儿得紧着办。

    老娘过日子细,难得大方了,今天晚餐是米饭、熬带鱼,好几次,三个人的筷子都会同时夹向同一块儿鱼尾,每一次彭韬都感觉到爹妈的诧异,若非自己是回来的,他们的儿子都是奔着中节下手的。

    “爸、妈,暑假我打算去找点活儿干。”

    “嗯?”

    彭韬老爹跟老娘几乎同时疑惑的扭头看自己儿子,是不是刺儿卡到嗓子眼儿啦?

    当爸的沉稳,一把拉住要说话的彭韬妈妈,“那你是怎么想的?”

    把复杂事往简单了说,办起来更容易,越奔着高端走越惹人心疑,彭韬不是愣头青,知道老爸老妈的弱点,他故作随意,夹了块鱼放到自己碗里,“反正也是闲着,不如挣几个钱当零花。”

    坚决不能说攒学费,老爷子会暴走的,明目张胆的去抢当爹的职责,妥妥会被用柳条教做人。

    此话一出口,如彭韬所料,老头子顿时没了兴趣,只有老娘随口问了句,“那你盘算着去哪儿干?”

    只有亲儿子她才关心。

    彭韬这货说瞎话还是有功底的,脸都不红,“没想呢,看哪里儿有合适的就去哪儿干呗,就两个来月,还能咋地?”

    有道理,不就两个月么,随他折腾又能怎么了。

    老头子放下筷子前突然叮嘱说,“可得注意安全,咱家短不了你的钱用。”

    那份真感情不是假的,彭韬感动的咬牙切齿才忍住没让眼圈儿发红。

    晚上,望远镜又立新功,再次观察到些许影影绰绰。申博太阳城是申博sunbet公司在亚太地区官方的直营平台。全年7X24小时不间断的优质服务,让申博太阳城代理、会员尊享贵宾待遇。